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回老家斗地主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二)

  

  这次,老家的张三嫁女,邀请我回去参加。婚宴在镇上刚落成的农民酒店豪华大厅举行。

  饭局快结束,几位过去的“牌友”就朝我围扰来,异口同声:杨二爷,吃完饭不忙回城哈,跟我们斗地主哟!我的辈份高,他们都拱着我。

  想起以前和他们斗地主的经历,至今酸甜苦辣五味具全。当时在斗的过程中,我一般出现两种状况:第一种是该炸牌的时候不炸,不该炸的时候猛炸!结果招来一群“饿狼”,被接二连三地轮番轰炸。我脑袋里像冒火箭!第二种状况是,在终于赢钱的时候,心又发软,扪心自问,怎么赢了这么多钱?看看张三、李四、王麻子掏钱给我的样子,从左边衣兜摸到右边衣兜,没钱,欠“债”;或慢悠悠地将赢的钱抠出一点给我。我知道,他们和我斗地主从不带钱,都是空手套白狼,借鸡下蛋。我也感到他们在农村挣钱不易,种粮食一年到头才值几百元,不如城里人吃一桌饭钱。他们几户人家都是村里的“精准扶贫”对象,不能“忍心”赢他们啊!想到此,我就乱炸牌,把赢的钱还点给他们。最后,我被糠壳揩屁股,倒粑一砣!但是,他们直到把我揣的钱全部洗干净,才肯罢休,借故上厕所,或称其老婆要来揪“耳杂”,暗笑着离去。我一声叹息,无奈地望着他们的背影发愁。

  已经有几年没有和他们斗地主了,我脑海里忆起当年那些“怨恨”,心想,今天一定要“报仇”,收回被掠夺的“成本”。于是,又和他们干了起来。刚开头,我就输,衣兜里的钞票被洗光,就把银行卡压上桌,发誓,今天一定要雪恨,哪怕输光卡上的钱,也要斗赢。

  说到做到。我心里特别冷静,改变过去的传统打法,该炸牌的时候,不炸!不该的炸时候,更是不炸!可以抓底牌的时候,不抓!不该抓底牌的时候,坚决不抓!心里强扭着,再也不冒险了。这一招真灵,让他们不断地掏钱。我心里窃喜。

  他们见我像一头“死猪” ,不怕开水烫,便使尽各种手段引诱与讹诈,均激发不起我的贪欲,也耐不住性子了,先后从衣兜里抓出一叠叠的现金,“砸”上桌子,趾高气扬地吼起来:杨二爷,咱们继续斗,过去你输了钱,今天就让你赢回去!

  我傻眼了,心里惊讶不已:他们有钱了?从哪里弄来的?难倒是风水轮流转? 有一句老话叫什么“牌桌子上无恩人”。看来,人心都是肉长的,时候变了,牌风也变啦!

  (原创作者杨顺民:中国散文学会、报告文学学会、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书籍有散文集《初恋永远不老》、短篇小说集《倦鸟》、长篇小说《故土情深》);散文《天空飞过青春鸟》获《中国文艺》杂志评选一等奖)。

  小小说是长小说的浓缩与精华,刻画各色人物,深刻反映现实生活,让广大读者在繁忙中快速分享娱乐精彩。

搜索建议:回老家斗地主  斗地主  斗地主词条  回老家  回老家词条  回老家斗地主词条  
小说爱情小说

 情深缘浅

 白桥遇上许歌是缘分天注定。  谁会知道那天是白桥第一次出远门,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而偏偏许歌在那一天急急忙忙的赶去学校报到,那是大学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  碰...(展开)

小说连载

 车祸(七)

 “大伯说的有道理,”接话的是王子财的二儿子王德成。  王德成三十七八岁,前几年头胎生个儿子后,两口子觉得将来这个儿子没个兄弟会被人欺负,冒着罚款的风险一心要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