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郬杨镇的屈宗稷(三十八)(中篇小说)

  十几天来芢塬县长王荣华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尽管王荣华认为自己对护送省府杨主席姨太太东西的事已经安排得很细致,人员也配备到位了。但是,他心里还是老实觉得有点什么似的,他也说不出这是为什么。所以前几天又把县党部书记长屈宗稷请到县民团,与民团的廖文铠三个人一起再次研究了一遍整个方案和计划。

  在王荣华看来,县党部书记长屈宗稷似乎不是很关心这件事情,因为在整个说事情的时候,屈宗稷都是应付的表和语言。更让王荣华揪心的是屈宗稷当时还告诉他王荣华说黎熙已经被委任为了芢塬县中统站的特派员,也就是中统芢塬县的站长。王荣华联想到两个月前那一次关于缙贤乡壮丁款的事被黎熙带人去查核后,本来自己快要吃到嘴里的东西,又被强迫吐了出来,肉没有吃着落得一身骚味儿。原来自己准备瞅一个机会把这个黎熙给拿捏一下的,这下子那黎熙成了中统的人,再加上来路不明的屈宗稷给他撑腰壮胆,自己要是把杨主席姨太太的事给办砸了,那自己这个县长就怕是当到了尽头了!所以,看到屈宗稷不是很在意关注这件事的时候,他王荣华也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按照屈宗稷提出的要他王荣华自己与民团团总廖文铠仔细商量确定的意见去办这件事情。虽然那天下来王荣华也想到过再找一些人来参加行动,但是又怕人多嘴杂走漏了风声坏了大事,因此感到自己是左也难右也难左右都难。前思后想,王荣华还是想再把屈宗稷和黎熙找到一起,让黎熙再增加几个三青团的人,这样即便是有什么事,也可以推给他黎熙用人不妥造成的问题。

  因此,主意打定后,王荣华就给屈宗稷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自己马上要到他办公室来一趟,请屈宗稷把黎熙请到一起再商量一下杨主席姨太太的事情。

  屈宗稷接了王荣华的电话后,马上把黎熙叫来办公室将王荣华就要来再说事情的事告诉了黎熙。黎熙听了之后觉得这个王荣华肯定是想把自己捆绑在一起干事情,于是就对屈宗稷说:“书记长,这个王荣华一定是担心自己把事情搞砸了,横竖想把我拉在一起。我想我们还是要给他点颜色瞧瞧,我现在已经是中统特派员了,可以调查报告他娃子的问题!我今天就把这话说出来,不然的话他不知道牛魔王是长的几只眼睛呢!”。

  屈宗稷想了一下后说:“你待会儿见机行事,反正我们不能够让他给牵着鼻子走!”。

  黎熙听了心里很高兴,觉得还是屈宗稷对他好。

  其实,屈宗稷心里更深的是想到,如果这件事情办好了不说,倘若是有什么差池,今后传到省党部曾扩情主任那里,让曾产生了误会认为自己与杨森搞在一起,那不是“背着磨盘石头跳加官——费力不讨好!”。因而才对黎熙说了这些话!

  王荣华兴冲冲地走进屈宗稷的办公室,看到黎熙翻着一份《中央日报》,眼睛装着看报纸而没有看自己,心很是不舒服。但是额于自己要他配合自己干事,也就依然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与屈宗稷说:“宗稷老弟,公务繁忙吧?!这不,还是黎熙小弟休闲宽心哟!”。

  屈宗稷站起来与王荣华简单寒暄几句后,便直截了当地问王荣华说:“荣华兄,你说还要再商量一下那件事?不是已经与民团的廖文铠团总谈好了吗?怎么还有考虑不周全的问题?”。

  王荣华看了一下屈宗稷,然后拉着屈宗稷坐到沙发上后说:“唉,本来我也是这样想的,可那天商量好后,我总觉得这人手还不是太够,我想还是再增加一点人手,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所以,我想还是让黎干事长那里再找几个人!”。

  屈宗稷还没有接过话题,在旁边装着看报纸的黎熙“呼”地一下站起来对王荣华说:“我的县长大人,平时叫你给一点训练三青团和童子军的经费,就像拿了你私人的钱,挖了你的祖坟一样!现在有事了就来派人了?!这要命的事,临时抱佛脚的事,得罪人的事就想到三青团了?!宗稷书记长,我看这事还是请求一下省党部的韩秘书吧,看是不是可以动用我们三青团的人去干杨主席姨太太的私人事情?!倘若是不请示上峰,如果出了一个闪失,上峰怪罪下来,我们不是吃不完兜着走吗?你说呢,再说,我想杨主席也不想他的姨太太这件事搞得兴师动众给社会留以口实吧?!我的荣华县长?!”。

  屈宗稷听了之后神色凝重地看着王荣华,而此时的王荣华,脸上的表情先是红尔后又是紫,然后是变白了!

  王荣华事前也曾经想到过屈宗稷和黎熙可能会有意见,不同意再增加人手,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会是这样,屈宗稷都还没有说什么好,这个昔日貌不出众的黎熙语言竟然如此犀利对我王荣华毫不留情地说出了一番句句戳心窝的话。要是按照往常一样,王荣华一定会把一个黎熙骂个狗血淋头。可是今天王荣华却没有这个勇气去面对,因为现在的黎熙身份不仅仅是一个三青团的干事长了,他是中统的特派员,更重要的是他说的那一句要请示上峰的话,着实让王荣华暗自里心惊肉跳。因为在国民党官场里摸爬滚打也十来年时间的王荣华,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体会深深的感到这官场是一个充满诡异与钩心斗角之地。明地里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实际上却是充满了尔虞我诈。酒桌面上把酒言欢,私底下却是你死我活的争权夺利。特别是在派系林立中今天倘若是跟错队了,明天你就可能会输得一塌糊涂。因而王荣华在心里面想,要是这个黎熙真的是去报告上峰,如果那曾扩情与杨森有什么过节的话,那岂不是落得个神仙打仗凡人遭殃?无论是在曾扩情手里还是在杨主席手中,我王荣华不就是一个小菜一碟的人吗?!

  想到这些,王荣华满脸笑容地对黎熙说:“黎干事长,黎熙老弟,干吗那么大的火气呢?不就是几个人的事嘛!我们都是为党国办事的人,有什么事情好商量嘛!我这也是为了交差。你刚才不是说经费问题吗?我也是想若是这一次办好了杨主席姨太太的事情,说不定杨主席一高兴,就给我们芢塬县划来个三、五十万大洋,那不是不可能的事哟!到那时,我这个穷县长不就成了富方丈,多给你们三青团的钱还不就是小菜一碟了吗?!”。

  王荣华说完之后,押了一口茶,眼睛瞟了一下屈宗稷,本是想屈宗稷这个时候能够说两句话打个圆场,自己就借驴下坡。可那屈宗稷装着看文件,眼睛都没有睁一下。黎熙的眼睛又直勾勾地盯他王荣华。于是,王荣华只好自己找台阶说:“宗稷老弟,我看这样吧,如果黎熙老弟那里确是抽不出人手,我这就去找一下袍哥的总舵把子,看他们那里抽几个人来帮忙如何?”。

  屈宗稷听了王荣华的话之后,联想到二十多天前杨高翔说的怕走漏风声因此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话。如果真要是这件事有什么闪失,对芢塬也不是一个好事。所以就对王荣华说:“荣华兄,我看还是不去找袍哥舵把子吧,那些三教九流人多嘴杂的地方,倘若是走漏了风声,万一让他们看到后见财起意了,那岂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接下来屈宗稷又看了一下黎熙,然后说:“我看这样行不行,还是由黎干事长那里再找两个三青团的人,这边你荣华县长给三青团解决一千个大洋的活动经费如何?!”。

  黎熙听了之后还没有等到王荣华说话就说:“行,我同意,就按书记长说的话办吧!”。

  王荣华听了之后觉得事情弄成这样,屈宗稷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所以也不好说什么了,就顺着答应了,只是出门后走到走廊口还听见黎熙的笑声,不由得牙咬得嘎嘎地响。

  就在屈宗稷王荣华和黎熙三个人说事情的时候,在芢塬县国立师范小学校的一个图书室里,杨高翔主持召开的中共芢塬县中心县委扩大会议正在进行。会上宣读了上级组织关于决定杨高翔同志为芢塬县中心县委代书记的通知。同时传达了上级组织对芢塬县党组织当前和近段时间中心县委的主要工作和任务以及开展活动需要注意的问题的指示。

  杨高翔在会上就如何落实和执行好上级组织的工作要求作了具体的安排。在布置工作时杨高翔说了几点:“一是要积极发展和壮大武装力量,尽快建立起一支具有较强战斗力的队伍,配合华蓉山游击队对国民党政权开展武装斗争;二是积极开展组织壮大活动,团结一批有志有为青年在党组织周围,对条件成熟了积极分子要有意识地进行培养,争取发展成为党员同志;三是要严格党的纪律,忠实地执行上级组织的各项指示和要求,严守党的秘密,保证组织的安全;四是利用各种方式筹集组织活动经费,特别明确地要求一定要做好这一次劫夺杨森姨太太运送东西车辆的行动!”。

  会议结束后,杨高翔又把中心县委会的几个同志留下来,开了一次工作分工的会。

搜索建议:郬杨镇的屈宗稷  杨镇  杨镇词条  中篇小说  中篇小说词条  郬杨镇的屈宗稷词条  
小说言情

 来生缘(五)

 第五章:过敏    清早,夏侯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小翠前来伺候。    “小姐,你脸上怎么发了这么多的小红豆”小翠睁大圆眼,象似看见怪物。夏侯雪闻言,连忙下床...(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