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很庆幸有你,可以听我胡言乱语。

很庆幸有你,可以听我胡言乱语

安然最近的运气不好,很不好。刚来学校一个月了,身边的东西能坏的都坏了,能掉的都掉了。恰又此时屋漏偏逢连夜雨,没由来的腰很痛,起初还认为是连续做了半月的兼职站太久的缘故所以导致腰不能弯太厉害。她坚持了三四天,痛的不行的时候也想过去医院,可是又心疼昂贵的医疗费用便一拖再拖。直到第五天早上,她连洗脸这种简单地自理都无法操作时,她才倍感恐惧。犹豫了几分,拿出钱包里的钱仔仔细细地数了好几次再一次放回去,小心翼翼地拿出自己前几天才在中国银行办理的新卡,里面仅有的五百元是自己这半个月来挣的辛苦钱。自己远在异地,离家甚远,惺惺相惜的小伙伴也并没有被缘分牵引到同所城市。这个时候,她感到人生第一次孤立无援。

刚来蓉城不久的她对这个城市以及周遭的环境都是木讷的,陌生的,虽然繁华的大都市以极大的包容感接受了她。在经过了自己虔诚地询问度娘以及从校友口中支零破碎的记忆片段里,她勉强大概知道自己可以去到一所什么医院。医疗费用昂贵但好评和技术很好的石油总医院。这其实让安然稍有诧异,在她的潜意识里她总感觉那里应该是一所军事医院。

而上一秒还在诧异的她如今已陷入深深的害怕感里。她孤独地坐在CT室外长廊的座椅上,等着医生叫自己的号码。来打CT的人也是蛮多的,看来她还得等好一会儿了。一个人的时光总是走的缓慢极了。离她位置的不远处坐的应该是一对恋人,男生把女生的手紧紧握着,眼里是关不住的心疼。从CT室刚走出来的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碰上安然的眼神友好的笑了笑,以示问候。给她披上外套的应该是她的妈妈吧,两个人样子真像。不论我们外表漂不漂亮,家境富不富有。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个人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尽管他可能没有披着金甲圣衣,踩着七彩祥云,但却是你最想要的。安然拨通了老杨的号码,却迟迟没有人接电话,而终于在最后一个音符坠落的前一秒。“喂,我在上课。”深沉而压抑的声线在电话的另一头。“我在CT室外面。”安然的恐惧和慌张在老杨面前暴露无疑。“不要怕,待会检查完给我打电话。”“好”

老杨是高三才从外校转到安然的班级。安然说老杨太循规蹈矩,在男生里算少有的乖乖男。而老杨呢,对安然却是竖大拇指的敬佩,看起来杨柳依依,做起事儿来却是豪放派。刚认识的那会儿,两人都不太热络,生活圈也没什么交集,最多也就是安然作为学习委员会经常催老杨交作业,老杨总是慢吞吞,不以为然地说“这不在赶了嘛。马上就好了哈。”而老杨也总是在成绩单上排名第一的位置里看到安然的名字或者听到老师说安然又被评为三好学生,校级优干。除此之外,形同陌路。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应该是两人相安无事直到毕业的正常桥段。但破天荒的,老杨却在高考前的三个月喜欢上了安然的闺蜜未果,并且筹划了一场盛大的告白。青春期的荷尔蒙总是汹涌澎湃的。安然的闺蜜未果和老杨开启了闪电式的交往模式,自然而然安然便成为了他们之间自带插座的灯泡,还是瓦数极大的,百米之外都能灼烫你。两个人腻歪的不行,操场,教室,林荫道,食堂,人工湖……凡能允许男女同在的地方哪哪儿都能看见他们秀恩爱,狂虐大波单身汪。也因为这个原因,安然和老杨的联系也渐渐多了起来,不再局限于学业方面,重心转移到了未果身上。“安然,你知不知道未果最喜欢什么颜色?她最喜欢吃什么?她生日什么时候?她最喜欢什么生日礼物啊?”每天每天,安然至少要被老杨的各种问题炮轰无数次,并且没有问题是重复的。“老杨是真的喜欢你的吧,我能感觉出来呢,你又遇到幸福咯。”满满的羡慕和嫉妒从安然的话语里透露出来。“可是,我想分手了。”未果说。“不是吧,才一周啊。你不会老毛病又犯了吧。”自从未果两年前被她的初恋男友甩了之后,她的恋爱也就陷入了同她名字一样的未果。最长的一次纪录也就一个月。而这次,竟然只有一周。

“你帮我跟他说分手好不好。”安然就知道会是这样。每次她都是替未果善后,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老杨满脸的错愕是安然意料之中的事情,她不想伤害这个乖乖男便没有告诉他未果初恋男友的事情,只说未果认为大家都还太小,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想老杨却对未果动了真情,一定要找她问个清楚却再也没有看到过未果。老杨的思念和痛苦之情无处发泄,便找到了安然这个寄存处。每晚一条短信给安然,有时是问未果去哪里了,有时是问未果到底哪里不喜欢他诸如此类的问题。但安然却一条也没有回过他。因为她也不知道未果去了哪里。自从那天未果让安然替他向老杨说了分手后,她也只收到未果的短信说她出国了,至于去哪儿没有告诉她,而未果的电话也再也没有打通过。

所有人总算是拼尽全力与高考背水一站,有人战败继续留下来潜心修炼,有人幸存便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囚禁自己三年时光的牢笼,再也没有回来过,连同那些存在过每个角落的气息。安然考到了蓉城的一所本科院校,老杨则在樟市,也是本科院校。曾经成绩平平的乖乖男由于失恋然后发奋图强成功蜕变成为了成绩优异的成熟男。原本只在小说中出现的桥段却真实地发生在了安然的身边。老杨的改变她是一点一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年多了,三百多条短信,她一条也没回过,她亲眼目睹了这个大男孩青春岁月里最痛的时光,也或许可以这样说,她便是赠予他这段时光的刽子手。时间是最害人的东西也是最好的融合剂,他们之间,除了未果什么都谈,甚至安然把幽居在自己青春伤口四年的男孩也与老杨分享。“你太痴情了,我自愧不如啊。哈哈哈哈。”老杨嘲笑她又摸了摸她的头继续说,我们的执念都太深,或许是该放一放了。“我还喜欢他,可是我已经不想和他在一起了。我想我放不下的只是那个深深喜欢他的自己。”“小姑娘,想明白就好。”老杨欣慰地看着安然。“那你呢,还爱吗?”安然望着老杨。“只盼有生之年可以欣喜相逢。”不温不热的语气却包裹了他三百多个日夜的思念和疑惑。安然轻轻地重复着老杨的话,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郑海。大学的第一个国庆长假老杨约安然去西安看大雁塔,她开玩笑说“怎么不约你的女友粉啊?”话毕,她才意识到,她又触碰到他们之间的尴尬屏障。大城市的交通拥挤果然是不可小觑的,特别又遇上十一黄金周。在地铁上,安然被熙攘的人群挤到了角落里,个子本来就小,身边也没有可供支撑的东西还得看好自己的行李。老杨让安然站到他的前面靠在他的怀里,一只手紧握着安然,一只手拉着扶手。在他怀里,安然竟寻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安全感,一时间为自己心的诚实唏嘘哑然。我怎么可以做对不起未果的事情呢?这么一缕情绪地捕捉让安然彻底意识到原来自己一度相信可以天长地久的友情正在被时间一点一点稀释变为爱情。

傍晚时分,一个人被公交师傅扔在高速路口。心里想找的第一个人不是父母,不是她心里恋恋不舍的大男孩,却是第一时间来接她回家的老杨老杨问她“如果我不来,你怕吗?”“你不会不来的。”没有理由的,安然就是这么笃定。暑假去C市找兼职,不想却被朋友骗到疑似是传销组织的公司。心细胆大的安然决定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安全度过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悄悄离开。不过始终是女生,半夜里由于害怕吓的不敢睡觉。安然拿出手机拨通了郑海的电话却传来您播的电话是空号的提示音。安然终于抑制不住大哭了起来。郑海连一个联系方式都不肯给她留下,仅仅只是允许自己活在安然的回忆里。情绪崩溃的安然打给了老杨,听到老杨的声音却再也坚强不起来“在我最脆弱的时候我最想找的人找不到。我好害怕,他们会把我卖了吗?我会死掉吗?我还可以见到他吗?如果以后他再也找不到我他会后悔吗?我现在该怎么办?”老杨知道安然少有的情绪大爆炸都与那个叫作郑海的男孩脱不了关系。他温柔地说“把地址给我。你赶紧想办法离开那个公司去找酒店住下或者去派出所。我马上过来接你。不知所措的安然还是跑去了派出所,等着漂洋过海来接她的老杨。从C市回来以后,安然的口中便再也没有出现过郑海这两个字了。而她也发现,老杨再没有给她发过短信询问未果的事情。

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了。而一同被时光带回来的还有未果……安然在校门口看到未果的时候她手里还拿着一串臭豆腐。以前她是不喜欢吃这个的,后来和老杨呆在一起久了,口味渐渐也相似起来。她不好意思地把臭豆腐往身后藏去,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未果讨厌这个味道。“大美女,终于舍得回来啦?”尽管身后藏着臭豆腐她还是腾出一只手来给了未果一个阔别重逢的拥抱。对于安然,未果是忐忑的。她略带紧张地挣脱了安然的拥抱。安然不明所以地看着她。郑海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带着安然四年的思念毫发无伤地出现了。安然还没有准备好以何种情绪迎接他,却看到郑海牵起了安然的手。两年前,郑海对未果说我喜欢你。未果没有告诉安然和老杨。她有一种罪恶感,自己并没有把她一直也喜欢郑海这件事告诉安然,她对郑海的感情埋藏得很深,甚至已经说服自己祝福安然和郑海,并且充当安然的军师为她的一生所爱准备各种浪漫的点子。而爱情果然需要两情相悦才能够长久,郑海对安然说了分手,在他们一周年纪念日的那天。未果看着安然在自己面前哭的死去活来,内心却想着到底该不该接受郑海昨天对她的告白。自从被初恋男友甩了之后,未果就陷入了恋爱的死循环。记录最长的一次恋爱是一个月。对郑海算是一见倾心,不过他的身旁已有良人,安然。她并没有料到他们会分手,毕竟两个人一直是班级情侣的楷模。如果你饿了,你会拒绝放在你面前的可口蛋糕吗?未果不会。她对安然说了慌。她转了学但是却始终与郑海保持着联系,两个人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异地恋。她知道安然不会原谅她,但感情从来都不是公平的。而她这次回来,却是想得到安然的原谅,因为她要结婚了。

老杨约安然去学校外面的火锅店吃饭,两个人却放了四个人的碗筷。安然端起一杯酒嘴里慢悠悠地丢给老杨一个问题“如果是你最好的朋友背叛你你会怎么做?”“祝福他们吧!好不好!”“为什么要祝福,明明我是被欺骗的那一个,为什么还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安然,你不要这样。我一直不知道未果和我分手的原因,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觉得我非知道不可。可是如今知道了又能怎样呢,并不能改变什么。不爱了就是不爱了,理由什么的都是借口,来证明自己有多虚伪。而且,感情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你喜欢过的人能和自己的闺蜜在一起,他能给她你曾经想要却得不到的。这样想想,你能接受吗?”安然在老杨的安慰声里睡了过去,嘴角微微漾起了弧度。

幸福是空气,你们要紧紧地握住。

               

搜索建议: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词条  庆幸  庆幸词条  可以  可以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来客

 (一)  早晨,我妈突然叫我起床做饭,说有客人要来。我“嗯”了几声,仍旧没起床的意思。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朦胧中,从窗户透进卧室的阳光,属于一放进嘴里就能化掉...(展开)

小说小小说

 警花

 吕源与王艳是恼里派出所的两名女民警,吕源性格刚毅且稍嫌木讷,是案件组的骨干力量;王艳则被所里人称为“话痨”,是个小社区民警,也就是俗称的“片警”。两人工作上相...(展开)